<tt id="mqzw6"><tbody id="mqzw6"><label id="mqzw6"></label></tbody></tt>
    1. <source id="mqzw6"><nav id="mqzw6"></nav></source>

      1. 每日經濟新聞
        推薦

        每經網首頁 > 推薦 > 正文

        創業者艱難返滬路:武漢是我家鄉,但再不返崗怕輸了夢想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3-11 19:04:18

        “我因為自己的夢想,把很多東西都抵押出去了,我現在很害怕自己的生活和夢想都一起輸了。雖然是很小的企業,但每一步的突破和創新都很難……”李可現在最迫切的期望,就是能早點從武漢返回上海。

        每經記者 張虹蕾    每經編輯 魏官紅    

        從起初的“滬漂”,到擁有自己的公司,創業者李可(化名)打拼了20年。如今,他在上海定居,一家人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

        每年春節,李可都會帶著妻子和孩子從上海自駕回到家鄉武漢,和闊別已久的父母一起熱熱鬧鬧地歡度春節假期。

        不過,2020年的春節,讓李可的內心五味雜陳。這無疑是他在外打拼20年中最長的一個假期,但讓他焦急的是,受疫情影響,他滯留武漢的時間不斷延長,卻看不到返崗的希望。而最令他憂心的是,由于他遲遲未能返崗,上海的公司多個項目停滯,可能存在倒閉的風險……

        艱難嘗試返崗,可在高速公路被攔截

        “返鄉的路上,我的心情既激動又期待,終于可以看到父母了。由于春運,路上非常堵,本來9個小時可以到家的車程開了近30多小時。但為了回家,值了!”

        1月19日,李可帶著妻子和孩子從上海自駕返回武漢。“這是我們家的慣例。今年也打算春節陪陪父母,準備2月1日返回上海。”

        回家之后,李可在第二天就去看望了自己的奶奶。“當時我們家提前在餐館訂好了餐,想著和長輩一起聚一聚。但受疫情影響,我們取消了訂餐,在家簡單地吃了便飯。”

        緊接著,李可就聽到了武漢要封城的消息。“我記得當時有很多小道消息,我的同學也勸我盡快返回上海。可我確實沒有預想到傳聞會成為現實。”李可回憶起當時的心情。

        1月23日,武漢封城。“感覺像是做夢一樣。”李可感嘆道。

        2月20日,疫情期間武漢街景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武漢封城之后,除了疫情給生活帶來的困擾,李可更加擔憂上海公司的業務。“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完,現在很多合同已經違約了。”

        直到2月中旬,李可依然處于滯留狀態。“當時我真的很焦急,上海的合作伙伴和朋友不斷詢問公司項目的相關情況,畢竟每個人都投入了很多心血。”

        2月下旬,李可終于看到了一絲希望。2月24日,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第17號通告。其中提到,因保障疫情防控、城市運行、生產生活、特殊疾病治療等原因必須出城的人員以及滯留在漢外地人員可以出城。看到這條消息之后,李可迅速收拾行李,準備返程。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在準備就緒出發后,該通告被官方宣告無效,李可的希望再次破滅。

        此前,為了能夠返崗,李可嘗試了很多辦法。他曾帶著家人嘗試自駕返回上海,但在第一個高速路口就被攔截遣返。李可坦言,“理解在非常時期的各種政策,自己不是萬不得已,不會嘗試這種方式。”

        抵押房產創業,如今有合作伙伴“換人了”

        作為一個創業者,李可也經歷了很多波折。“之前我多次創業,成成敗敗。這次創業,我把在上海的房產全都抵押了,抱著背水一戰的態度,最后和幾個伙伴選擇租用聯合辦公場地,開始做文旅設計公司。”

        李可的創業項目從2018年開始著手準備。由于他是學習設計出身,公司也主要做文旅項目及民宿設計工作,經過兩年的研發、設計、創新,獲得了一些用戶的青睞。今年春節前,公司已經談好了幾個合同,準備春節后落地執行。

        但眼下,項目全部暫停。

        李可稱,民宿建設的流程也很長。客戶先要拿地,然后根據設計方案執行建設,但目前的項目一直難以推進,導致客戶也很被動。樣本圖紙、設計方案等內容線上都可以解決。但項目的細節必須親自到工地與合作伙伴溝通,才能給出實際的建設方案。

        “人回不去是最大的障礙。即便目前互聯網發達,但合作并不是簡單的線上對接,需要一對一深入溝通。在非常時期,合作伙伴也對我的特殊情況表示理解,此前也希望我晚一些回去,再推動項目。但從2月初到現在,一個多月過去了,我一直不能給對方明確的答復。”李可顯得有些無奈。

        “有一些合作伙伴說,不是對你不認可,但跟不上項目節奏。我們只能換人,非常時期,違約金可以不付,但目前確實需要找新的人來推進項目。”對于客戶的解約,李可無奈之余也表示理解,“客戶也有資金成本和時間成本的考量,他們也需要保護自己的商業利益,尋找能夠迅速執行落地的合作伙伴。”

        除了原本項目的停滯,讓李可更揪心的是,由此產生了一系列連鎖反應。

        “項目停滯直接帶來的就是經濟壓力。”李可稱,疫情期間,很多項目停滯,公司基本沒有收入,但員工基本工資以及個人生活費用,每個月至少有幾萬元的固定支出。

        另一方面,一些談好的合作也無法推進。此前,李可的公司和一家大型互聯網公司在文旅項目智能化管理識別方面進行合作,希望能進一步確定入住人的信息,安全、高效驗證身份,公司還入股了民宿設計工廠。但目前,這些頗費周折的合作均出現困難。

        這段時間壓力真的很大,頭發都白了不少

        滯留在武漢的這段時間,李可發現,身邊有不少朋友也面臨相似的境遇。

        很多人都有著迫切返崗的需求。有人目前一家五口擠在兩室一廳,有人因為遲遲不能返崗已經被停發工資,有人因為需要線下完成工作而面臨辭退危機,還有在外地求學的高三學生焦急不已……

        武漢,空空的道路與抗疫橫幅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

        眼下,李可為迫切返崗的人建立了一個群組,目前群里已經有接近80人。“群組中大部分是武漢人,創業者、公司職員、求學者等等,我們目前的心情都是類似的。我們在群里交流信息,希望能一起想辦法早日返崗。”

        “不是說嚴防輸出,就一下子把所有人的‘輸出’全部砍掉。”李可希望,隨著疫情逐漸向好,相關部門能夠積極制定一些返崗政策。“我知道各個部門也面臨很大壓力,但我希望返崗的政策能更加人性化。接下來的時間,是否可以實現預約制,例如設定每天離開武漢返回工作崗位的名額,再根據身體狀況以及緊急程度進行預約。”

        “這段時間我的壓力真的很大,頭發都白了不少。”李可說,父母并不知道自己的房屋被抵押的情況,也不清楚目前公司的窘境,他只是偶爾向愛人傾訴。

        “其實人很簡單,就是希望能和自己愛的人擁有一個安居之所。但我因為自己的夢想,把很多東西都抵押出去了,我現在很害怕自己的生活和夢想都一起輸了。雖然是很小的企業,但每一步的突破和創新都很難,我們也希望能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我們是小微企業,很脆弱,早一點回去,就能早一點挽救損失。”李可現在最迫切的期望,就是能早點返回上海。

        最近,李可看到網絡上有消息稱,湖北的機場即將開放,這讓他重燃希望。“我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返崗,但我一直翹首以盼。我還算是有自己的一點小夢想。不希望看到前期投入的心血就這樣付之東流……”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創業 肺炎疫情 復工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最新在线电影免费观看-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毛片-五月天色色色婷婷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