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mqzw6"><tbody id="mqzw6"><label id="mqzw6"></label></tbody></tt>
    1. <source id="mqzw6"><nav id="mqzw6"></nav></source>

      1.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監管部門打假結構性存款,部分銀行屢闖紅線,高收益唾手可得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3-12 23:35:00

        每經記者 張卓青 胡琳    每經編輯 廖丹    

        在銀保監會多次發文規范結構性存款之后,央行也出手了。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3月9日從銀行人士處證實,央行日前下發《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加強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其中,《通知》提出,中國人民銀行指導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加強存款利率自律管理,并將結構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納入自律管理范圍。

        對于結構性存款,央行表示,部分銀行的結構性存款保底收益率明顯高于一般性存款利率,不利于維護存款市場競爭秩序,應予以規范。

        2017年以來,我國商業銀行的結構性存款快速增長,余額從2017年初的不足6萬億元到猛增至去年4月末的11萬億元,之后規模一直維持在10萬億左右,截止今年1月末,我國商業銀行的結構性存款規模為10.79萬億元。

        在規模急劇膨脹的同時,各種亂象也不斷出現,尤其是“假結構”,各方質疑聲不絕于耳。

        對此,記者近期對市面上的結構性存款產品展開地毯式調查,梳理了50家具有衍生品交易資格的銀行,并對這些銀行在去年12月2日到今年3月11日期間發行的結構性存款產品進行調查分析。經不完全統計,有3家銀行涉嫌銷售假結構性存款,具體包括南京銀行、平安銀行、華夏銀行。

        何為“假結構”?

        什么是假結構性存款?

        早在2019年2月,時任中國銀保監會創新部主任李文紅就曾做出過分析。她在一次媒體通氣會上明確指出兩類產品是假結構性存款:

        有一些結構性存款是假結構,一是有些結構性存款掛鉤的衍生產品,它所行權的條件人為設置為極小概率的事件,使客戶能夠以近100%的概率獲得高收益率;二是干脆沒有掛鉤衍生產品,但是也提高了收益。所以下一步,銀保監會將進一步加強對結構性存款的監管,推動銀行把現有的制度執行好,有效防范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銀保監會創新部的主要工作之一便是協調開展銀行業和保險業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等功能監管,《關于進一步規范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也正是由該部門發出的。

        記者也注意到,2019年9月,北京銀保監局發布《關于規范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指出了結構性存款在產品設計方面的不合規之處:

        部分銀行為結構性存款設定遠高于同期限存款利率水平的保底收益,構建狹窄的收益波動區間;

        將掛鉤的衍生產品行權條件設置為幾乎不可能觸發事件,使結構性存款從名義上的浮動收益產品變為事實上的固定收益產品;

        個別銀行結構性存款中未實際嵌入金融衍生產品或所嵌入金融衍生產品無真實的交易對手和交易行為。

        這一通知明確要求轄內各銀行對照梳理自查本行存量業務,并報送自查結果、整改方案及時間表,同時確保新發生結構性存款業務合規有序開展。

        部分銀行存款產品涉嫌“假結構”

        市場上是否仍有這類假結構產品存在?

        記者梳理了50家有衍生品交易資格的銀行,對其從去年12月2日到今年3月11日期間發行的結構性存款產品進行了調查分析,發現其中有3家銀行涉嫌銷售假結構性存款,具體為南京銀行、平安銀行和華夏銀行。

        調查發現,目前市場上存在的假結構性存款可以被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在產品設計上將嵌入衍生品的情景條件設置得較為寬松,從而使得預期最高收益率很容易達到,也就是李文紅指出的第一種情況。

        記者發現,平安銀行、南京銀行從去年12月2日到今年3月11日在售的部分結構性存款均存在這樣的問題。



        從這些產品的設置條件來看,其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在近十余年甚至是近29年的時間都可以實現。這也就意味著,從歷史情況來看,這些產品取得最高收益率的概率很大。

        例如南京銀行3月11日在售的某款結構性存款,該產品掛鉤3M USD Libor,但其最高收益率的觸發條件為在觀察日,3M USD Libor利率小于3%。而3M USD Libor在近11年均處于這一區間。

        對于此類產品,長城證券分析師鄒恒超認為,結構性存款行權條件“失真”,產品設置的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在10年甚至20年均能達到,這類結構性存款就是假結構性存款

        第二類則為結構性存款最高、最低收益率較為接近,收益波動區間狹窄,且其設置的保底收益率遠高于同期限存款利率水平。這也就符合北京銀保監局所指出的:部分銀行為結構性存款設定遠高于同期限存款利率水平的保底收益,構建狹窄的收益波動區間。

        記者發現,華夏銀行在去年12月在售的部分產品存在這種情況。例如在2019年12月20日到31日,通過查詢華夏銀行官網,該行當時有8款結構性存款在售,其中有8款產品設計的收益率波動區間很狹窄,僅相差0.1個百分點,甚至0.05個百分點。

        以該行一款發售期為2019年12月18日至24日的產品為例,該產品存續期限181天,其最高和最低收益率僅相差0.05個百分點,且最低收益率(3.75%)明顯高于同期限存款利率水平。

        華中地區某城商行資管人士告訴記者,(對于結構性存款)真假的定義目前還有點模糊,一種是掛了結構性存款的名字,但根本沒做相應的衍生品交易,這種肯定是假的;另一種就是觸發條件的設置問題,但這個難以確定一個具體標準。

        不過,東北某農村金融機構人士則指出,上述兩種類型的結構性存款都是假結構存款。他表示,這兩種產品都是假結構性存款,目前中資商業銀行在金融衍生品方面需求較低,這與當前我國金融市場發展水平相關。中資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對市場風險不夠重視,風險對沖需求不足,相應金融衍生品并不發達,真實的金融衍生品交易難以找到對手。

        同時他也表示,真實的結構性存款應該是為滿足衍生品交易需要而籌集的存款,存款的利率根據衍生品條款而定,而目前的所謂結構性存款,是按照理財利率水平吸收存款,為滿足監管需要而創設一個結果確定的衍生品交易。

        平安銀行:結構性存款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在近12年均能實現

        2019年12月15日,平安銀行多款在售的結構性存款產品掛鉤3M USD Libor,這些產品的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為:在投資期內每個日歷日3M USD Libor均在0~5%區間范圍內。

        以一款364天存續期的結構性產品來看,該產品的年化收益率包含固定收益率和浮動收益率,其中年化固定收益率為1.3%,年化浮動收益率取決于投資期內掛鉤標的處于累計區間內的日歷日總天數。

        即:年化收益率=1.3%+2.65%*(處于累計區間內的日數/日歷總數)

        也就是說,投資期內掛鉤標的均在累計區間范圍內,則實現最高收益率3.95%,投資期內掛鉤標的均在累計區間范圍外,取得最低收益率1.3%,其余情況的收益率介于1.3%與3.95%之間。

        而其他多個期限的結構性存款掛鉤標的及最高年化收益率的觸發條件均與364天期限的結構性存款產品相同。

        根據Wind數據,3M USD Libor在2007年12月13日后,均未出現超過5%的情況。

        換言之,平安銀行發行的掛鉤指標為3M USD Libor的多款結構性存款,所設置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為在投資期內每個日歷日均在0~5%區間范圍內,而在近12年內這一指標均在最高收益觸發區。

        2月20日,記者再次從平安銀行官方APP獲悉,該行當時在售的17款結構性存款產品中,從歷史情況來看有9款產品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極易達到。分別是結構性存款7天滾動開放型、結構性存款14天0066期、結構性存款35天0068期、結構性存款63天、結構性存款98天、結構性存款98天滾動開放型、結構性存款182天0007期、結構性存款182天、結構性存款364天。

        這9款產品均掛鉤3M USD Libor,最高收益率實現條件與2019年12月15日在售的多款產品一致:即在投資期內,每個日歷日3M USD Libor均在0~5%區間范圍內。

        3月11日,發稿之前,記者第三次查詢平安銀行官方APP,發現該行在售的13款結構性存款產品中,從歷史情況來看有9款產品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極易達到。分別是結構性存款7天滾動開放型、結構性存款14天0094期、結構性存款35天滾動開放型、結構性存款63天、結構性存款92天0010期、結構性存款98天、結構性存款98天滾動開放型、結構性存款182天、結構性存款364天。

        這9款產品掛鉤3M USD Libor,最高收益率實現條件依舊為:在投資期內,每個日歷日3M USD Libor均在0~5%區間范圍內。

        在2019年12月到2020年3月,平安銀行發行的多款結構性存款產品的最高收益實現條件均一致,且從歷史情況來看,最高收益率在近12年內均可達到。但不同的是,3月11日和2月20日在售產品在年化固定利率的數值和浮動利率的乘數上有所變動。以7天滾動開放性結構性存款產品為例,在2019年12月15日,這一期限的產品收益率計算公式為:年化收益率=0.3%+3.1%*(處于累計區間內的日數/日歷總數)。

        日前,每經記者致函平安銀行,就該行多款掛鉤3M USD Libor產品的“假結構”問題進行采訪,但截至記者發稿,未獲相關回復。

        南京銀行:結構性存款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在近11年均能實現

        2019年12月2日,南京銀行官網有5款結構性存款產品在售,其中4款的掛鉤標的為3M USD Libor,這4款產品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分兩種情況,期限為34天和90天的產品最高收益率的觸發條件為:在掛鉤標的觀察日,3M USD Libor利率小于4%;期限為272天和363天的產品最高收益率的觸發條件為:在掛鉤指標觀察日,3M USD Libor利率小于5%。

        記者從Wind數據查詢到,3M USD Libor從2007年12月13日至今,均未出現超過5%的情況。3M USD Libor在2008年10月21日至今(11年)就未超過4%。

        而在2月20日,記者查詢南京銀行官網時發現,該行發行了2020年第21期-24期個人結構性存款人民幣產品,這4款產品同樣也掛鉤3M USD Libor。兩款較短期限的產品規定,在觀察日掛鉤標的3M USD Libor利率小于4%,則取得最高收益率;另外兩款較長期限產品則規定,在觀察日掛鉤標的3M USD Libor利率小于5%,取得最高收益率。

        3月11日,在發稿之前,記者第三次查詢南京銀行官網,該行最新發行了2020年第41期-44期個人結構性存款人民幣產品,期限包括34天、90天、181天、363天。

        這4款產品認購期為3月11日到3月17日,同樣掛鉤3M USD Libor,但其最高收益率的觸發條件有所變動,均為在掛鉤標的觀察日,3M USD Libor利率小于3%。

        記者從Wind數據查詢到,3M USD Libor利率小于3%的情況在2008年10月31日之后再未出現,也就是說,南京銀行這4款產品的最高收益率觸發條件在近11年的時間均能實現。

        除此以外,記者發現,在2019年12月2日,該行5款產品中另一款為“收益率固定”的產品(南京銀行2019年第210期個人結構性存款人民幣產品)。

        那么這款產品是如何設計的呢?它規定了:

        存款收益=存款本金×實際年化收益率×實際存續天數÷360

        如果在掛鉤指標觀察日(也就是2020年12月17日)的3M USD Libor利率大于等于5%,則該產品于觀察日下一個工作日提前終止,產品的實際存續天數為349天;

        如果在掛鉤指標觀察日的3M USD Libor利率小于5%,那么產品的實際存續天數為363天。

        這也就意味著,這款產品決定這款產品的總存款收益的變量為產品實際存續天數,也就是349天還是363天。

        2019年10月29日,記者曾拿和這款產品期限以及設置條件都相同,但是收益率為3.95%的產品咨詢南京銀行北京某支行的理財經理,該理財經理告訴記者,該結構性產品的收益率就是3.95%,是保本保收益的,她表示這款產品“收益率是固定的,但是期限不固定”。

        她還給記者舉例,如果當這款產品運作到第349天的時候3M USD Libor觸碰到了5%界限,那么產品提前終止,但是還是會按照利率3.95%來兌付,只是提前兌付而已。

        記者就此采訪了南京銀行,該行表示,按照《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進一步規范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要求,對結構性存款業務作了全面梳理。在一年過渡期內嚴格管控存量結構性存款老產品業務規模,有序壓縮遞減。

        不過,對于上述新發行的多款掛鉤3M USD Libor產品的“假結構”問題,該行并未正面回應。

        華夏銀行:部分結構性存款收益率浮動區間一度窄至0.05個百分點,最新產品設計變化較大

        2019年9月,北京銀保監局開始對假結構性存款“動刀”,在《關于規范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中,指明了銀行結構性存款業務存在的問題,監管表示:部分銀行為結構性存款設定遠高于同期限存款利率水平的保底收益,構建狹窄的收益波動區間,這屬于設計不合規的產品。

        北京銀保監局在文件中明確指出,“各行應嚴把結構性存款產品設計審查關,及時停售存在設計不合規或‘假結構’問題的產品,確保結構性存款真實嵌入金融衍生產品且衍生產品部分有真實的交易對手和交易行為,并使存款人獲得的收益與所承擔的風險相匹配。”

        然而,2019年12月20日到31日之間,記者從華夏銀行官網獲悉,華夏銀行發行結構存款中有8款產品的最高、最低收益率相差不大。

        據記者統計,這幾款產品掛鉤指標有黃金期貨價格(慧盈873號A款個人結構性存款),也有滬深300指數(如慧盈875號A款個人結構性存款),預期年化收益率確定條件也有所不同。不過相同的是,這八款產品最高、最低年化收益率相差不大,有的僅相差0.1個百分點,甚至0.05個百分點。

        記者梳理了上述8款產品的期限及收益率情況:

        與前述兩家銀行發行的最高收益率極易達到的結構性存款產品相比,記者發現華夏銀行的這幾款產品有所不同,它所設置的收益波動區間很狹窄,最高收益和最低收益之間僅相差0.1個百分點,甚至僅有0.05個百分點,且最低收益率高于同期限存款利率水平。

        當記者在2月20日和3月11日再次查詢華夏銀行官網結構性存款發現,華夏銀行對結構性存款較窄的預期收益率已做調整,產品收益率波動區間變得更寬,或者在最高和最低收益率之間設置了一個中間收益率。

        從華夏銀行2月20日在售的18款結構性存款的預期收益率來看,可以分為兩類,一類預期年化收益率在某區間范圍內,而另一類預期收益率分為三個預期年化收益率。

        三個預期年化收益率的這類產品以華夏銀行慧盈914號D款個人結構性存款產品為例,該產品掛鉤標的為黃金期貨價格AU2012,預期年化收益率存在1.1%、3.89%和3.99%,障礙價格=期初價格*113%,執行價格1=期初價格*110%、執行價格2=期初價格*80%。觀察期掛鉤標的收盤價格和結算日當日掛鉤標的收盤價所在區間不同,對應預期年化收益率不同。

        而3月11日華夏銀行在售的個人結構性存款產品,其產品設計與2月20日在售的一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上述產品存在的“假結構”問題采訪了華夏銀行。該行表示,對照最新的管理規范,從總行層面統籌業務規劃,推動完善業務體系等。目前,在售產品定價方式均符合監管新規;針對部分存量產品,也按照監管過渡期要求有序進行清理轉化。

        現場走訪:理財經理推銷熱情不高,仍存在“收益基本固定”表述

        2019年10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關于進一步規范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落地后走訪北京、深圳多家銀行。最直觀的感受就是,相比此前,銀行理財經理推薦銷售結構性存款產品的積極性有所降低。

        記者在北京走訪了多家銀行的網點,發現目前在銀行網點鮮有為結構性存款產品做海報來推廣宣傳的,理財經理們推銷結構性存款熱情并不高,只有問及才做簡單介紹,當記者講完投資需求之后,銀行理財經理會更傾向于向記者推薦定期存款、理財產品、大額存單或基金產品等。

        記者在深圳各大銀行走訪時也遇到相同的情況。在記者一開始表明理財需求時,理財經理會第一時間詢問記者資金規模和投資期限,以及過去投資產品習慣。在了解后,大部分銀行理財經理不會馬上推薦結構性存款。當記者表明想要購買理財產品后,理財經理才介紹相關產品。

        在具體銷售過程中,不少銀行工作人員在介紹結構性存款產品以及回答記者相關問題時,不再像過去銷售時向客戶保證拿到最高的收益,而是主動提及浮動利率。

        此次記者走訪多家銀行時注意到,在記者表現出對收益率的顧慮時,多家銀行的理財經理表現更加謹慎。從推薦用語上來看,不少理財經理對于產品最高收益率的表述不再是擔保最高收益率,而是告訴記者從過往業績來看基本上都能達到最高利率。

        在購買產品的流程方面,大部分銀行做得也比較規范,對于第一次購買結構性存款產品的客戶,都會要求要客戶來銀行網點做風險評估測試,隨后才能購買相應的產品。

        事實上,結構性存款具有一定投資風險,與一般性存款相比,結構性存款產品結構復雜,收益存在不確定性。不過,雖有提及浮動利率,但在銷售過程中,部分銀行工作人員在介紹產品收益率時仍存在“基本是固定的”“都是按最高給您的”之類的表述。

        記者手記:結構性存款去偽存真勢在必行

        要說起結構性存款的走俏,還要從2018年的資管新規說起。在資管新規要求打破剛兌后,投資者將結構性存款作為保本理財的一種替代。之所以能夠替代保本理財,是因為市面上很多的假結構性存款假就假在幾乎能100%地保證投資者能拿到最高收益。但這樣的做法一方面是有悖于資管新規所要求的“打破剛兌”的理念,而另一方面,長時間看會推高銀行的負債成本,不利于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而事實上我們也看到,在《通知》落地之后,銀行更加規范自身的結構性存款業務,在產品設計方面,從去年12月到今年3月的時間里,一些銀行也進行調整了。在銷售過程中,銀行產品經理的推銷話術也更加規范,會主動提及浮動利率,不再像過去銷售時向客戶保證拿到最高的收益。
         
        結構性存款調查報道歷時幾個月時間,記者做這篇報道的目的更多是希望結構性存款市場能夠真正做到去偽存真,也希望中國的金融市場越來越成熟和完善。

        封面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結構性存款 平安銀行 華夏銀行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最新在线电影免费观看-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毛片-五月天色色色婷婷丁香